慕尔一杯酒

沉迷辉夜小可爱

就大概,生日贺图吧。给老婆的。狂草。

@Homublw

明明电脑上颜色挺小清新的。。。怎么手机上就。。。

荒辉达拉崩吧,丑。8,9两p圣月光辉夜,单张。

于一切开始之时的温度(奶茶之恋(呸)

目辉

关键词:旅行,朋友以上恋人未满,你的名字。目辉,轻微灯刀。

 

  “这次休假那你要去哪里玩?”一目连给辉夜倒了杯热奶茶,站在她的桌子边问她。公司难得的假期,当然是要好好去玩的。辉夜接过杯子,双手捧着暖手,公司的冷气总是开的太足,她紧了紧身上的薄外套,往椅子里缩了缩,本来人长得就娇小,20了看上去还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这下子整个儿看上去就像埋在了椅子里一样。

 

辉夜咬着杯口,含混不清的开口“嗯,a市吧,你呢?”一目连给她找了条薄毯子,仔细裹好了才说话“我,大概会去b市。”

 

 隔了个过道的青行灯探出脑袋往那边看了看,感叹道“那俩又在那闪瞎狗眼了。”一目连大了辉夜两岁,但也长得显小,看上去不过像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青行灯砸吧砸吧嘴“这俩看着跟小孩似的,看他俩腻在一起我就觉得我回到了高中,重回青葱岁月。”身边的妖刀姬只是淡淡的应了声,头也不抬的工作。“所以他俩为啥还不在一起啊”青行灯回头,满脸八卦的问身边的妖刀姬。“不知。”

 

 其实一目连和辉夜也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从记事起就在一起玩,从小到大就从来都没有分开过,比青梅竹马还亲。但或许是因为这样,他们对于彼此太过熟悉,感情已是友情以上,但距离爱情却总差点距离,但彼此之间却很难插进第三人,就这么一直拖到了现在。现在也该做个决断了。他们约好,这次休假特意选择了不同城市旅游,让彼此离开一段时间,或许能在旅游期间找到喜欢的人。

 

 一目连把旅游要注意的事项翻来覆去的给辉夜念了无数遍。直到辉夜离开。他要晚辉夜一天的航班。坐在飞机上,他想,辉夜这时候应该在a市开始玩了吧,可我并不要去b市啊。他凝视着窗外,思绪如同云海一样翻涌。

 

辉夜到达宾馆后已经累到不行,东西随便往门口一放,脱了外套蹬掉鞋子就往床上一躺。迷迷糊糊醒来以后就已经是深夜了。她觉得有点饿,但并没有什么胃口,她坐在床边微微有些茫然的四处望着,干净整洁的宾馆,门口杂乱的堆着行李,安静到只有自己的呼吸声以及空调的运转声。辉夜觉得有点冷,空调温度调的太低了,刚刚睡觉的时候身上什么也没有。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冻得僵硬,但还是自己调高空调的温度,慢慢挪到厨房去接了杯热水。

 

 第二天辉夜从宾馆出来,准备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转转。她没有计划,因为她没在a市。像是突然的心血来潮,她就毫无准备的来到了c市。外面的温度还可以,并不是太炎热。只是手中的袋子勒的手掌生疼。东西买的太多了啊。

 

 然后她就见到了一棵树。系满了红色的短绸,迎着风飞舞。她走到那里,认真的想了想,在短绸上写下“我想喝热奶茶了。”末端签名处画了个小月亮,然后仔细的把它绑在隐蔽的一处枝条上,返回旅馆。

 

 一目连有条不紊的按照计划游览着这个城市。这个城市很迷人,但总好像缺了点什么。他来到了计划的最后一处,繁茂的树不高,红绸飘舞。他提笔写,“希望风可以吹散遮蔽月亮的乌云”结尾落款处是一个风。他找到了一处枝条,把手中的红绸系了上去,瞟到了旁边一条。“我想喝热奶茶了。”不知怎么的,就像是偷偷看到了自家的猫咪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悄悄的对自己撒娇一样,他就突然笑了起来。他取出一张便贴,想了想,在上面画了一杯奶茶,上面弯曲的三根线是水蒸气,热奶茶。他在右下角写了一个小小的风。一目连仔细的把便贴贴到那个想喝热奶茶的红绸上,他不知道这个人还会不会回来,会不会看到这张便贴,这张便贴那时候会不会还在,他就是想贴上去。

 

辉夜觉得自己真是无聊透了,才会回到这棵树这里,但既然来都来了,辉夜犹豫了一下,找到了自己昨天系红绸的地方,拨开枝条却诧异地发现了自己的绸带上贴了一张便贴。上面是一杯热奶茶。 她看着这张便贴,就像是有微风把暖呼呼的潮湿的水蒸气吹到了脸上一样,非常舒服。辉夜眨巴眨巴眼睛,看到了风写的愿望,她抿了抿唇,拿出便贴,画了一个空掉的杯子。再画了一个长着笑脸的小月亮,贴到了风的那张红绸上。

 

看到这张便贴的一目连无疑是惊喜的。他思考了一下,在便贴上写下“你的名字?”

 

辉夜想了想,涂掉了辉夜姬,回他“月亮。”

 

他们就一直以这样的方式交流,在同一天内,上午下午,默契的错开对方。这种感觉是新奇并且迫不及待的。直到假期将要结束。一目连想着,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啊。他郑重的在便贴上提出“明天八点,我们在这里见面好吗。”

 

辉夜有些紧张,她隐约猜到了风是谁,这是一种近乎盲目的直觉。远远的,她看到了一目连就站在树下,朝她温柔的笑着。树不高,却繁茂,飘舞的红色短绸是它的叶,是它的花,是它的果。辉夜嘟了下嘴,轻快地跑向他,扑在他怀里,双臂搂着他的脖子啊呜啃了他一口“我想喝热奶茶了。”一目连笑着亲她一口,笑得像一阵带着潮湿温暖水汽的风“好。”

 

 

 

加个滤镜,怎么样阿命!是不是特别崇拜我!特别想投入我的怀抱啊?【张开双手】 @叫我阿命咯

光线有点暗,七分钟速撸,没带自动笔,用2b铅笔画的。
不知道阿命她们在玩什么,总之这是我想象中的杜甫啦!也会很豪气。
@叫我阿命咯

脑洞汇总(点)

占tag致歉
  趁着好不容易的几天假期,准备写两篇吧,荒辉和目辉,其他cp有人点的话我也可以试试。。。

荒辉

【1】猫咪荒和人类辉夜
【2】医生荒和学生辉夜,双向暗恋,医生荒通过体温变化知道辉夜暗恋他,从而疯狂调戏迟钝的辉夜。
就是那个0.2摄氏度的梗。
【3】混了很多设定的故事,表面上人造人荒和表面上人造人辉夜。
有哨导,力量强大但是精神脆弱很容易狂暴的哨兵荒,和身体柔弱但精神力量强大可以安抚哨兵的向导辉夜。
哨兵和向导结合生下有能力的强大哨或导。辉夜是很稀有的向导,向导没办法克隆,哨兵是可以克隆的,所以有很多的“荒”。但是因为是批量培养洗脑灌输记忆,所以其他“荒”的性格不同,因为比较受他们的使用者“阴阳师”的性格影响。
。。。总之 是一个很庞大的脑洞,里面有很多阴谋。

目辉

【1】风精灵一目和神族辉夜,一目因为帮助人类受到污染,堕落成为妖精,受到其他精灵的排挤。然后有人告诉他,神族可以净化堕落的精灵,让你重新变回精灵。然后。。。
【2】差不多阴阳师混竹取物语设定吧,堕落成妖很久的一目和被人类老爷爷找到的辉夜。辉夜想去找到一个老人告诉她的那个破旧的神社,在森林里遇到了怕人类的她危险,装成人类的一目。
  这个脑洞和 @Homublw 可爱说的挺详细的。互捅刀很久。。。。
【3】这个是生成的关键词,旅行,朋友以上恋人未满,你的名字。
青梅竹马的目辉,彼此感情非常好,但因为彼此太过熟悉了,所以一直保持着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然后决定分开去旅行,结果不约而同的选了同一个城市,但彼此都不知道。反正喜欢上了带着马甲的彼此结果最后掉马喜闻乐见的故事。
【4】也是关键词,多重人格,dirty talk(觉得会ooc排除这个词吧),童话故事。

  【】辉目,对,性转辉夜x一目连,哨导向邪教,有人吃吗?特好吃。
 

  就先这样吧,有其他脑洞我再补充,有人点我就先写那个,没人我就自己挑着写哼。先发刀。

【群宣】占tag致歉


   不知道怎么打tag,就先这样吧。

  总之就是阴阳师QQ语c群招人啦,随便招,可以重皮,【但是只是角色可以重,如果是完全相同的,例如都是未觉醒皮是不可以的。】可以觉醒皮,可以幼化物拟等等。群里氛围很轻松的,没有试过语c的也可以试试哦。

   顺便,诚招各种小姐姐,大胸的最好,cp没什么固定
的,随便组。给九尾大姐找个夜叉,跳跳妹妹找个能举
高高的cp,孤寡缺爱辉夜找个活跃cp,单身帅荒找个只
谈情不说爱的朋友。

   就先这样吧。。。手机排版很迷。。。

欢迎加入三鹿植物园隔壁奶粉厂,群号码:645840741

【李杜】一日游


  很抱歉弄错了一个常识,李杜二十岁才取字,已改。感谢评论里的苍难吟大大指正。

  私设较多,大概史向。李杜年龄差依旧11岁,(反正小短篇)私设李白17岁,已至长安。(原24岁开始离家游历。)杜甫在长安附近。儿童服饰我不了解,就编一下。风俗啥的我也不清楚,就也编一下。。。
 
  文笔废请多包涵。

 

   

    长安的繁华可真不是徒有虚名的,三四月份的暖春,柳树早就抽了枝,几场春雨一淋,砖缝道旁就冒出一簇簇翠绿的野草来,有些还早早地结了苞,绽开一点点的花来。虽是只到了长安附近,可这一路的热闹拥挤不是家乡可比的。十七八岁的少年叼着草茎,四处张望。许是为了方便,穿的是一身素色的圆领窄袖衫,扎着个道髻,腰间佩把长剑,带着些风尘仆仆的倦意。

   
    李白漫无目的的在城中闲逛着,热闹他已见识了些,酒壶空了才是头等的大事,得找个栈店沽满了酒,痛快的喝一顿,才好继续出发。

    
    一只彩风筝就那么轻飘飘的从他面前滑过,几乎擦着他的鼻尖,然后稳稳的停在了不远的的树梢上。他眯起眼去看那只风筝,树上已经长了不少枝叶,层层叠叠的拦住了风筝。李白只能凭着外形的轮廓知晓它应该是只燕子风筝,可那花哨的图案颜色只能勉强往蝴蝶上联想,还是最花的那种蝴蝶。

    
    在他端详的时候,风筝的主人也急匆匆的赶到了,李白偏头去瞧他,六七岁的小娃,还梳着双髻,正提着衣服繁复厚重的下裳跑来,脖上挂着的,腰间悬着的,腕上套着的,镯子玉佩平安锁,叮叮当当的一路响。一看就不是自己放风筝的富贵子弟。

    
    正在李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孩子,思考他能用什么办法去拿到风筝时,他看到娃娃撩起下摆就想往上爬,看架势,看熟练度,绝对是爬树的好手。遗憾的是,那个看上去就很贵很滑的鞋子的确很滑,这个可以从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的小孩身上证实。

     
     李白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环着胳膊,晃悠悠的走近,态度嚣张“小娃,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帮你把风筝儿拿下来怎样?”

      
    小孩儿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气鼓鼓的瞪着李白,可他这只到人家大腿的身高委实凶不起来,李白低头一看就只能看到他黒润的眼睛瞪着自己,肥肥的腮帮子鼓起来,白嫩的好像前两天吃的杏仁豆腐,几乎挡住了嘴巴。

       
    他似乎也发现这样并不能起到威慑作用,啪啪两下蹬掉脚上的鞋,一撩衣服就往上爬。还真爬上去了。他就坐在卡了风筝的枝杈上,举起那个花风筝,晃着脚丫子睥睨着树下的李白。表情十分嘚瑟。

        
    李白十分不爽,脑子一热,一脚一只把地上那两只很贵的鞋踢飞了,远处的池塘里传来噗通噗通两声响。他也仰起脸,表情更加嘚瑟。

       
     小孩儿微张着嘴,目瞪口呆的目睹了全过程,他看看李白,又看了看小池塘,李白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别开了视线。小孩儿看了看树下的路,多的是碎石土块,李白也看了看路;小孩儿又看了看自己的脚,白嫩嫩的,一定没有石块儿硬,李白也盯着他的脚,陷入了沉思。

       
    接着小孩儿的眼眶就红了,眼泪顺着杏仁豆腐哦不腮帮子滑下,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李白僵住了,李白手足无措了,李白语无伦次的开口补救了:“哎哎哎小娃你别哭啊!我,我不是故意的啊,要不我鞋给你?”

      
    小孩低头瞥了眼,又脏又破,还大了那么多,眼泪掉的更凶了。李白更紧张了 。

      
    他忽然停住,张开双臂面相小孩,仰起脸冲他喊:“哎你跳下来!我接着!我把你送回去,顺便给你买双新鞋好不好?”小孩停止了掉眼泪,抽噎着怀疑的看着他,李白把胸脯拍的啪啪响:“没事!我很久以前就开始练剑了,接你还是不成问题的。”

     
    小孩吸了吸鼻子,挪了挪,直直的就往下倒,李白忙接住他,被砸的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小孩开心了,鼻尖眼眶还是红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就在那咯咯地笑。

       
    李白略微松了口气,吊儿郎当的开口问他:“小娃,你叫什么啊?住哪?我送你回家。”怀里的小孩打了个哭嗝“我才不是小娃,我六岁了,杜甫。”李白捏了一下他的鼻尖,引得杜甫皱了皱眉,“李白。”

    所以说长安不亏是长安呢,不过是附近的城郭而已,也比其他地方热闹的多。杜甫看上去小小的一团,实际可不轻,李白架起他的胳膊,一使劲,让他坐在自己肩上,自己扶住他的腿,顶着他就往人群里挤。

    人群拥挤,摩肩接踵,杜甫被挤得摇摇晃晃的,紧张的一把抱住了李白的头,李白正兴致勃勃的东瞧瞧西望望,冷不丁被两只肉爪子糊住了眼,差点撞人家饽饽摊子上去,他一只手抓着杜甫的腿,一只手去扒拉那两只爪子,口里还直嚷嚷:“哎哎哎!你别遮我眼睛啊!我都看不见路了,撞着别人怎么办?”杜甫不情愿的挪开了手,下一秒就抓住了李白头上的道髻。

    李白刚刚庆幸重见光明,下一瞬就感觉头皮一紧。这一次杜甫是死活不肯撒手了。李白叹了口气,只能无奈的继续前进。

    前面有一个画糖画的,李白瞧着新鲜,就停住看了会,小贩用木勺从锅里舀出勺金黄的糖浆来,石板正中摆着根长竹签,他微微倾斜勺子,糖浆就缓慢的流了下来,快速的一甩,一根细糖线就出来了。李白看着他时缓时急的勾勒着,不消片刻,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就出来了。小贩等了一会,待到糖浆凝固以后,就用一把小铲子,小心翼翼的把糖画铲起,戳在一旁的草靶上。

   热闹看够了,李白转头就想走,头上却是一紧,李白停住,问骑在他脖子上的杜甫:“怎么,想买?我可没钱。”杜甫哼了一声,李白就看到一个金镯被递向了小贩。他连忙摁住那只手:“行行行!我买!我买!”

   叼着糖画,心满意足的杜甫消停了下来,连抓他发髻的力道都轻了许多。走走停停的一路,热闹看了不少,东西也吃了不少,杜甫快把李白今天的酒钱都掏空的时候,终于走到了杜甫的家门口。西沉的太阳变成了桔色,已经下去了半个,长庚星已经亮起。各家各户都亮起了灯,金黄温暖的颜色。

    家丁发现了他们,惊喜的叫喊起来,连忙进去喊家主,于是一片人就闹哄哄的从里面出来,闹哄哄的客套,杜甫临进去时跑回来,赤着脚,把手里啃了一口的糖葫芦塞到了李白手里。被旁边的仆人瞧见了赤脚,连忙一把抱起。

    热闹浮华的客气之后,李白离去,肩上空落落的轻,头上被抓的如同鸡窝一样。他把收到的酬金随手塞在腰封里,狠狠咬了一口手上的糖葫芦,“呸,真酸。”臭小孩把糖都啃掉了吧!?

   就这样吧,随手写写,不会写结尾。很烂。
        

 

画渣表示大队长的冲天刘海好难啊。。_(:3 」∠ )_

丑到自己不敢放出来,大队长你要相信我真的爱你!

舜远俩人什么时候能解开误会啊!捉鸡。私心打个舜远tag,毕竟有舜(这个字)啊!